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国内新闻>> 阅读正文

2016:世界两大政治现象与国际形势的“拐点”

2017-1-24 17:25:43

2016:世界两大政治现象与国际形势的“拐点”

2016年,在我们的视线中渐行渐远,但这一年发生的两大政治现象:“英国脱欧现象”和美国“特朗普现象”却让2016年成为世界“拐点”的一个开始。

这两大政治现象虽然发生在两个老牌西方国家,但影响却是世界性的;其引起的世界的震动和世界性的关注,也是苏东剧变、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

有中国学者认为,这两大事件,是新孤立主义、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复活。喜欢用“主义”这类概念化的名词来判断这两大现象不仅是空洞的,也是不着边际的,因为它根本没有回答这两大现象背后深藏的历史和现实的原因。

特朗普一宣布当选,法国著名哲学家阿兰·巴迪欧第一时间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发表演讲。他说,当他得知这一消息时,首先想到法国剧作家拉辛写的诗句“此刻深夜惊魂时(it was during the horror of profound night)”。特朗普当选,对很多人来说,是“令人震惊的”。巴迪欧提醒大家从震惊等“情绪之外去思考”,思考我们今日的处境,今日世界之处境和整个世界的状况,因为这不仅是一个国家的政治事件,也事关人类历史的命运。

现任教于伦敦大学、斯洛文尼亚籍的世界著名学者斯拉沃热·齐泽克第一时间作出回应:特朗普当选并不象巴迪欧所引用的拉辛的诗句——“此刻深夜惊魂时,而只是一个普通的、每天清晨闹钟响起时的梦醒时分而已”。他认为,希拉里这位苦苦奋斗的女性,是败给了时运,特朗普当选让所有人必须真正面对政治现实。他说,闹钟响起,梦醒时分,路在何方,也许在未来的4年中必须经历巨变才能找到方向。

2016:世界两大政治现象与国际形势的“拐点”

每逢重大事件,喜欢对世界变化下战略判断的弗朗西斯·福山撰文说,特朗普当选是世界秩序变化的“分水岭”,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即“美国霸权时代的终结”。曾记得,当苏联解体、冷战结束时,福山发出“历史终结”的惊叹。历史已雄辩证明,这个结论已被历史所抛弃,后来,他自己也承认这个说法欠妥。面对特朗普当选,他又说这意味着“美国霸权时代的终结”。这个结论成立吗?无疑,历史是最好的判官,还是让历史来回答吧。

围绕“英国脱欧现象”,特别是“特朗普现象”,世界上各路学者,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洞察到这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其背后深层的原因,反映或折射出老牌“资本主义社会面临的巨大危机”,反映出冷战结束初期他们短暂的喜悦情怀被冷战结束25年后的悲观情怀所取代,反映出在全球化背景下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之后老牌国家的复杂心态甚至心态失衡,反映出民众对现实的不满和变革的诉求。

“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America Great Again)”,从特朗普竞选口号不难看出,美国现今不如过去伟大。齐泽克发现,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对资本主义社会面临的巨大危机“感同身受”。当年,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福山观点中的最大讽刺——所谓“历史终结之后,最擅长管理资本主义的恰恰是那些过去的共产主义国家”。现在,老牌西方国家在冷战之后却落伍了,看来,传统政治精英们解决不了美国所面临的重大问题,只能找特朗普这样的没有政治经验反而可能有能力让“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体制外人物了。

特朗普当选后,比尔·盖茨说过一句很有见地的话:若特朗普行事正确,有望成为第二个肯尼迪。当年,肯尼迪之所以战胜尼克松成为美国第35任总统,是因为二战结束后一直到肯尼迪上台前夕,冷战时期美苏力量对比在大部分时间里是苏联强于美国。肯尼迪当选时有两大重要背景,一是美国出现的经济不景气,二是民众对美国失去应对苏联威胁的能力深感担忧。民众希望有一位有变革能力、创造美国繁荣、带给美国自信的总统。肯尼迪上台后,果然开始了对苏联进行的全面竞争,包括推动航天计划、登月计划等,美国由此出现新一轮科技创新并带来新发展、大发展,之后,美国在诸多领域开始超越苏联,肯尼迪真的让美国人再次找回了对自身国家的优越感。

特朗普能成为肯尼迪第二吗?特朗普能“让美国再次伟大”吗?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由美国民众推动的“变革”必将开始。

基辛格说,全世界都在研究特朗普。特朗普尚未入主白宫,世界各国都在加紧应对。“特朗普现象”代表的不仅仅是特朗普一个美国总统的事,它代表了一种导向,代表了美国“思治”与“变革”,无疑,“特朗普现象”带来的美国内政的变化以及国际关系,特别是大国关系的调整也势所必然。

 

作者简介

2016:世界两大政治现象与国际形势的“拐点”

        孔根红,博士,先后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研究室副处长、处长,中国国际交流协会研究室主任、副局级参赞,湖南省岳阳市委副书记(挂职)、湖北省孝感市委副书记(挂职),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当代世界出版社社社长兼总编辑、《当代世界》杂志社长兼总编辑。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筹备组组长,理事会秘书长,中联部研究室正局级参赞兼副主任。武汉大学兼职教授,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常务理事,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一带一路”华夏论坛特聘专家,长期从事国际政治、国际关系、中国对外战略等领域的研究,发表论文200多篇,出版《看清前方的路:国际政治与中国战略》等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