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国内新闻>> 阅读正文

法国50年来最严重骚乱!银行、奢侈品店、凯旋门文物遭疯狂打砸!

2018-12-11 18:38:16

法国遭遇自1968年以来最严重的骚乱事件。
那里,著名的凯旋门遭到破坏,著名的艺术品被砸毁,著名的香榭丽舍大道上全是被点燃的汽车,还有愤怒的抗议人群以及用高压水枪对付他们的警察,以及被迫关门、并且不得不用钢铁护栏保护自己店面的各家奢侈品门店…..
一些西方小报甚至惊呼:法国又爆发“大革命”了!
法国乱了!
奢侈品店惨遭毒手
12月1日,香榭丽大道和老佛爷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金钱的温度,圣诞前的奢侈品店门早就做好了打折迎顾客的准备。
就在这时,Dior的门店大门外不远处,有一群身穿黄色马甲的人正在靠近,店长一看,不禁感叹,工人们发工资了啊,组团来购物了?
然而这一群人来到店内之后并没有掏出钱包,他们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榔头和大刀。
暴徒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玻璃锤碎,旋即抢走店内货架上的首饰和物品。
然而,就在大家都以为这只是一场抢劫的时候,才恍悟过来,这些人其实是来拆店的…
越来越多的人涌进Dior的门店内,将店内的装修、专柜、货架“拆得”面目全非。
不到一会时间,毫无防备的Dior就被拆得只剩孤独的门框在晃荡。
店内商品被洗劫一空,有店员发现,连天花板上的防火警报都被顺手拆除了。
惊慌失措的Dior不得不警告其它店铺小心暴徒,并连夜在门前装上了木板以抵抗满身鸡血的人们。
而一旁的LV早早喊来了防暴警察保护门店,逃过了被洗劫一空的命运。
这次的洗劫事件,让Dior仅一个门店就损失了近100万欧元,然而,深处损失的悲伤与哀愁中的人们这才发现,巴黎的街头已经变了,暴力和嘶吼占据了整个巴黎市。
银行遭洗劫
Kléber大街竖立着多家知名银行,这里曾是闪耀着金子光芒的地方,而如今,金光早早地被火光掩盖。
多家知名银行都遭到了暴徒们不同程度的毁坏,一家名叫BNP PARIBAS的银行更是损失惨重,在一次暴徒的“清洗”中损失了近1000万人民币!
汇丰银行及其余多个银行的店面、取款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毁坏。
凯旋门受创,文物被摧毁
一些在巴黎保存完好的文物,虽然没赶上“巴黎公社”,却倒在了2018。
巴黎地标,法国最受尊敬的纪念碑——凯旋门
内部遭暴力洗劫,在凯旋门博物馆入口处展出的玛丽安雕像,是法国共和国的象征,被暴徒粉碎。
凯旋门外部随处可见涂鸦,写满“马克龙下台”、“黄背心将胜利”、“让革命之火燃烧”等口号,几名身着换黄背心的男子还用锤子反复敲击其他文物。
在奢侈品店、银行、凯旋门都沦陷了之后,这股疯狂的战火又烧到了巴黎唐人街。
据报道,“杀红了眼”的暴徒们冲进唐人街洗劫店铺,平日里和平也繁闹的唐人街,一时间鸡飞狗跳、鸡犬不宁。个别商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目前,在巴黎上演的打砸抢烧“活爆剧”达到空前暴力高潮,这场原本应该和平的人民运动正在转变为暴动。
以上就是目前巴黎的情况。目前法国警察已经逮捕近400人,还有100多人在冲突中受伤,更有3人丧生。
可为什么这些身穿“黄背心”的抗议者会如此愤怒,以至于他们要用损毁文物、砸毁店铺、甚至损坏他人的财产这些极端的手段来宣泄情绪呢?
用《纽约时报》等媒体的话说,因为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让他们“活不下去”了。
“黄马甲”究竟在抗议什么?
目前,不少报道此事的国内自媒体,都在简单地把此事归咎于马克龙决定继续抬高法国的汽油和柴油燃油税,结果才逼得老百姓上街抗议。
可美国《纽约时报》指出,不断增加的汽油和柴油开支,只是压垮这次暴力抗议的法国中低收入群体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他们实际的困境是,他们目前的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法国高涨的生活成本,不少人的月薪甚至只够自己的家庭支撑20天,接下来的10天就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马克龙上台后,法国各种税费上升。(法国媒体制图)
“我们接下来该吃啥?”
所以,当马克龙前不久宣布为了环保将继续提高汽油和柴油燃油税,导致法国的汽油和柴油价格涨到了约合人民币差不多12元一升的时候,这些谋生离不开汽油和柴油等能源的低收入群体终于爆发了。
《纽约时报》就称,他们用最后的钱支付前往巴黎的路费,之后便在那里和许多与他们一样从贫穷的乡村地区涌来的法国人一道自发组织起来,要求马克龙这位代表精英和富人、却从不考虑贫困人群感受的总统下台。
换言之,这次法国所遭遇的自1968年以来最严重的暴乱事件,其根源是法国日趋严重的贫富差异,而马克龙继续增加燃油税的政策,只不过是把炸药桶点燃了而已。
马克龙改革失败了么?
马克龙上任伊始,其改革力度还是得到了法国民众支持的——
部分取消了金融交易税和居住税,赢得一片掌声;
部分取消巨富税,让一些准备搬到国外的法国富豪,又把箱子从私人飞机上搬了下来;
改革劳动法,不向强大的工会低头,并且对其进行内部瓦解,也让很多讨厌工会的民众,非常欣赏其魄力和手腕。
如果马克龙的改革能够顺利进行的话,也许就没有眼下的“黄马甲”运动。但是,他的改革没有一个能让人们看到希望。
以最让民众受益的部分取消居住税为例,当时被称为“大礼包”,地方政府的收入却因此而大减。地方政府的财政本来就不宽裕,马克龙把这个收入大头砍掉,地方政府可就真的捉襟见肘了。
对此,马克龙安慰这些地方市长、区长、镇长说,国家会给你们拨款的。地方政府等了一段时间,发现这又是马克龙画的一张饼。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减居住税,我们就增加地方税。于是负担辗转又回到了老百姓身上。
最新民调显示,法国市镇官员,超过一半不愿意再连任。今年的法国市长协会年会,马克龙罕见没有出席市长年会。他在总统府与市长代表聚谈时,听取了市长们的抱怨与问题陈述,回答说,知道市长们的日子有困难,可是政府的日子更不好过、更困难,我们要同舟共济。他更许诺,将改变工作方式,增加对地方市长的支持与援助,在地方居住税和市政府行政资助方面给予更多的自主余地。
当然,也不能说马克龙不考虑民间疾苦。马克龙政府今年9月份推出了宣布已久的援助贫困者的一揽子措施,这些措施的总预算为80亿欧元。有评论认为,援助措施的出台或许同马克龙总统民意支持率的下跌以及即将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有关。其实更关键的问题是,钱从哪里来?
根据法国国家统计学院公布的数字,法国有88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相当于法国人口总数的14%。“黄马甲”运动的重要参与者,大部分正是所谓的“穷人”或者他们的支持者。根据法国新闻台(France info)的最新消息,已经有学生开始参与“黄马甲”运动。除了大学生,一些高中生也开始参与其中。这样的话,事态就有些严重了。
本来,法国政府认为,参与抗议就是一群“暴民”,是乌合之众,只要政府强硬一下,就会挺过去。铁路工人大罢工,声势那么浩大,不也都摆平了。然而这正是危机所在——政府不与工会对话,不让工会去调解,那么,与底层民众的对话渠道,就彻底断了。
11月30日“黄马甲”代表与总理菲利普的对话,只去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代表,见没有电视直播,掉头就走了。
继续僵持下去,法国将可能迎来更大的动荡。
最后,从目前媒体的最新报道来看,马克龙还是选择了让步,已命令他的总理暂停提升燃油税。
英国小报《每日邮报》也立刻用西方国家讽刺法国人时最常玩弄的“投降”梗取笑了马克龙:马克龙向暴徒【投降】了!